妖狐艳史 - 妖狐艳史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9-08-31 18:53:59   浏览次数:692

本帖最后由 1794 于  编辑 卷之一   诗曰:   春光一刻值千金,多借春光生春心;   莫道春心人间有,毛团妖狐亦生春。   第一回  普宁寺前遇明媚 妖风作入仙子居   话说宋朝年间,江西地方离城叁十里,有一座高山,名为青峰岭,内有灵禽异兽,怪木层生。台峦崎岖,山径险绝,攀集乏腾凌之路,稜角独兀,斜倚峻危,往来无人马之迹。   山中有无数的洞府,洞中有万年的白狐,千年的黑狐,五百年的玄狐,皆可以成仙,可以得道。不食烟火之食,不贪人间之色,此为狐中之上等者也。最可恶的是一种臊皮打狐,名为妖狐。居在此山桃花洞中,也有百十多年的道业,俱是两个母妖狐,是姊妹两个。一个叫桂香仙子;一个叫云香仙子。因日久年远,采炼阳丹,能以变化人形。何为阳丹?阳丹者,即男子之精也;女孤借人之精以补阴,男狐采女子之阴以补阳。要知此皆下贱之臊狐也,即如人间的妓者,背着自己的丈夫,和别人偷情的淫妇,皆是一样枉披人皮而行畜类之事。闲话少叙。   且说这日正当梅花盛开,二妖狐在梅花亭上饮酒赏梅,酒至半酣,桂香道:“今日江西城中普宁寺大会,大戏两台,人烟交杂,十分热闹,乘着酒兴,何不去玩耍玩耍?”云香道:“姐姐言之有理。”说毕,二妖女摇身一变,变作十七八岁的美貌女子,真正是千娇百媚。怎见得?有诗为证:   似玉加花含香风,嫦娥降下广寒宫;   一对粉面两雪白,四片桃腮赛猩红。   描眉巧摘天边月,秋波深藏寒潭永;   高挽鸟云鬓押翠,耳坠金环佩玉声。   齿似碎玉珍珠密,口似樱桃一占红;   纤纤女手春笋样,小小金蓬藕牙生。   婀娜柳腰钩人胆,燕语莺声锁魂惊;   若把妖孤画图像,难坏江西妙丹青。   不言二妖女天生的美丽。再说他两个身穿的衣服,亦是与人不同。桂香穿的是纤纩之华,出於冀豫,上套着天孙云锦。云香穿的是织缟之美,来自荆扬,上盖着八卦纤纙。二妖狐遂出洞门,驾起妖风,往江西城中而来,这且不表。   且说江西城中,有一富户,姓春名汇生,是个饱学的秀才。他的浑家柳氏,只生得一个儿子,乳名明媚官人,年方一十六岁,生得十分好看。怎见得?有诗为证:   满目含秋水,白面似银月;   眉同青山秀,腮带芙蓉香。   娇颜称独占,风流世无双;   谈及春家子,江城姓字芳。   又诗曰:   玉骨冰肌美娇娃,天然温柔不胜夸;   不语态含万种俏,一笑羞倒壮丹花。   话不可重叙。且说这明媚的父亲春汇生,见儿子生的恁般人品,爱如掌上明珠一般,不肯叫儿子在外边读书。你道为何不叫读书呢?其中有个缘故。这江西地方是淫荡所在,时常同学之中,不是大学生弄小学生的屁股,就是小学生吹大学生的肉笛,那里有许多的工夫去念诗云子曰呢。所以男风洋洋,泛滥无阻。这春汇生是个达世务的光棍,因此请了一位先生在家教儿子读书。时当腊月,先生放学回家,又值本城普宁寺大会,明媚官人换了一身华丽衣服,带了一个书童名叫春发儿,主仆二人往寺前而来。这且不题。   且说二妖女驾定妖风,一霎时来到寺前。但见人山人海,鼓乐喧天,两台大戏,头一台唱的是西门庆大闹葡萄架,第二台唱的是温雷鸣私会乐女传。两边的小生、小旦,俱是穿的靠身,白亮纱裤,做的贴皮贴骨,下半截如赤条条的身子一般,两下的小生阳物高耸,二下里的小旦金莲高吊,放在唱生的肩头,相搂相抱。阳物对着阴户,如鸡餐碎米,杵确捣蒜一般。那些看戏的妇人女子,也有掩鼻笑的,也有低头不语的,还有那些没廉耻的老婆正色而视,浪着极的淫妇裤裆里流水的。总而言之,大凡妇人女子在戏场中看戏者,是无家教之过也。再者那些不念书,不经营,游手好闲,好穿的别样衣服,喜的是曲钻狗洞,借端在妇女场中挤眼扭嘴,送目调情,做出许多鬼怪情态,不知他爹和他妈怎么合出这些坏杂种。闲言少叙。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