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皇冠娱乐:仅因《神州悲歌》一书在深圳机场遭“截难”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皇冠娱乐 2017-09-21 12:55 我要评论( )

台湾亚太政治哲学文化出版社最近出版了来自大陆蒋继先先生的作品《神州悲歌》,本台之前曾对作者有一个采访报道。

台湾亚太政治哲学文化出版社最近出版了来自大陆蒋继先先生的作品《神州悲歌》,本台之前曾对作者有一个采访报道。蒋诺先生作为父亲的代表,近一个月前从澳洲飞往台湾参加新书发布会。据蒋诺介绍,在台湾逗留期间,虽然时间短暂,但热情的台湾民众和台湾的民主自由氛围都给蒋先生留下深刻印象和美好记忆。不过当蒋诺从台湾返回澳洲经深圳机场转机时却发生了一幕让他意想不到的“截难”,迄今都让蒋先生感到后怕,心有余悸。那么蒋先生在转机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听听本台记者的采访报道。

记者: 蒋先生您好,您去台湾的目的是什么?

蒋诺:我去台湾是代表我父亲,去参加他的《神州悲歌》新书出版发布会,并且宣读他的亲笔信,然后顺便把他的书带回来,一起送给澳洲一个朋友和知名的教授。

记者:您以前去过台湾吗?

蒋诺:没有,这是第一次去。

记者:您这次去台湾有什么样的感受、收获?

蒋诺:这次去台湾在台湾参加新书发布会和座谈会的时候,听到台湾一些学者、知名的教授,还有一些人士在讲话,首先感觉到台湾人有充分的言论自由,他们可以毫无顾忌发表自己的言论、观点。会后我在台湾逗留期间,看到台湾人在街头上有广场集会呀,有演讲啊,还有给政府提意见,充分的能感受台湾这种民主、自由、人权,这种在西方国家才有的政治权力,在台湾随处都可以看到,在中国大陆从来不可能看到,能感觉到台湾是一块自由的土地,特别是十六亿讲华语的世界里,台湾是唯一的自由人。

记者:新书《神州悲歌》在台湾的反响怎么样?是不是受到台湾人的关注?

蒋诺:发表的时候,一些教授,一些知名人士,对《神州悲歌》解读的共产党在四九年之后建政以来,对中国人的残暴,台湾人感觉到这一段历史应该有人把他记录下来。而且有些人,对文革,对大跃进,从别的书籍里有一点点了解,所以台湾人希望通过《神州悲歌》能更多的了解四九年之后,中国政权对中国人的这种残害。还是他比较受欢迎的。

记者:您父亲为什么没有亲自去台湾参加新书发布会?

蒋诺:因为他在澳洲,他暂时还不能办到签证,所以就他没有去,是居留的问题。

记者:您能详细的叙述一下您在返回澳洲的路上发生了什么?

蒋诺:在回澳洲的时候我在深圳转机,在转机的时候,我要在机场取登机卡的时候,工作人员他就说你要等待一会,我估计是因为我有带《神州悲歌》的书籍,然后过了一会,有几个穿制服、长的比较壮的人就围住我,说你有带书籍,你要接受检查。在盘查的过程中,他们就开始翻我的皮箱,还有背包。因为我有预感,所以我提前把书全都放在皮箱和我在免税店买的手提带里,因为我有个相机,相机里有很多关于《神州悲歌》的原始资料,所以我把相机就藏起来,放在背包的夹层里,他们没有看到。

他们看到这个书之后,他们就说:你看书的名字就知道,这个书是有政治问题的,所以你这个事情,你要明白一点,这个事情可大也可小,所以你只有自己自愿的放弃这些书籍,你才能走,你没有别的选择。所以在这个过程,有人打电话给一个什么部门的科长,但是我没有听清,紧跟着又来很多人,我感觉这个事情我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所以我就主动的放弃了这些书籍,并在自愿放弃物品的记录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并且迫不得己接受他们的批评教育,直到他们满意才能通行。

记者:一共来了多少人?

蒋诺:第一次查我皮包有书籍的时候,大概应该有四个人,四、五个人。

记者:您有没有问他们是什么人么?

蒋诺:这个我不知道,有几个是穿着制服,但当时我也很紧张,我没看清楚制服是什么标志,还有几个没有穿制服,但是有工作牌,我不知道是什么部门,之后他们打电话又过来一个什么科长,我把书籍交给他们之后,签了一个单,过来一个什么科长,都是穿着便衣,他最后又签字,我才能接受批评教育,然后通行。

记者:您一共带了几套书?

蒋诺:我随身携带有三套,但是我皮箱里拖运了七套。

记者:您中转时要入关吗?

蒋诺:不要入关的,

记者:不入关为什么提行李呢?

蒋诺:因为我有一个随身的背包,托运的行李不知道为什么他能查到我有书籍。

记者:也就是说您的行李是托运的,他们怎么会知道呢?

蒋诺:这我也感到奇怪,

记者:行李应该是直接托运到澳洲的,是吗?

蒋诺:中程转机的时候,我感觉,好像是行李要过一遍机器完了再转出去,好像是这样子。

记者:您是说行李是由机场工作人员来转的,(蒋诺:对) 并不交给旅客(蒋诺:对对),但他们还是把您给拦截了?

蒋诺:因为我看到好像行李都是从传送带过一个机器传出来,完了再走,但是这个过程,我不太了解,应该是这样。

记者:那您认为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盯上您的?是去的时候?还是?

蒋诺:我感觉因为在台湾开发布会,我在那开完发布会又逗留两天,他们或许也有这个消息,这个只能是猜测,具体我就搞不明白。

记者:您刚刚说您在机场被迫接受教育?具体是什么?

蒋诺:说以后你不要再带这种书籍,而且这是中国规定的,不能带书籍,特别是你在台湾过来的,你更不要带书籍,我说我真的不知道,他说你从台湾过来,你更不能带有印刷品,当时我一直都在承认“错误”,说我真的不知道,我以后不会再犯这种“错误”……

记者:您有没有说这些书并没有入境?

蒋诺:我跟他说过,说我本以为这些书不是往中国带,因为我在转机,我要带走,他说那也不行,从台湾过来,你不能带印刷品。

记者:您之前说有预感,那为什么选择中国航班呢?

蒋诺:当时在台湾的时候,我想换飞机、改航班,但是我订的是南航,南航在台湾没有柜台,要改的话又很麻烦,当时我去台湾的时候,因为订的航班这个时间比较合适,我认为我带书根本不入中国,应该没有问题。袁红冰教授也提醒过我,说你最好不要在中国转机,那我认为,带几本书又不进中国,是带回澳洲,我应该不会存在什么问题,所以说我当时大意了,就订了中国航班。

记者:这是您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吗?

蒋诺:对,第一次。

记者:您以前有回过大陆吗?有什么问题吗?

蒋诺:没有,没有,回过两次,都没有问题。

记者:就这次发生的事您当时的感觉是什么?

蒋诺:首先感到回来之后,觉得后怕,就想到很多事情,特别是想到香港的“铜锣湾书店”事件。假如这一次要是作者本人,后果就难以想像了……没有想到中国政府会对带这么几本书,如此兴师动众,感觉到不可思议。从这个可以感觉到,中国对言论自由,对中国文学创作者的这种严厉打压政策,是很残酷、很残忍的。

记者:当时的气氛是什么样的?您能回忆一下吗?

蒋诺:非常严肃,而且非常那种叫人很紧张,但是我为了保证自己安全,一直在跟他们说一些好听的,或者说一些自己承认错误的话,感觉到慢慢的能放松一些,刚开始是非常紧张的,他们每一个人的脸色都是很难看的。

记者:出版社后来也邮寄这本书给您父亲,换句话说,他们也知道您父亲还是能看到这本书的,您觉得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蒋诺:我在台湾有听说过,很多的台湾人喜欢这方面书籍的人,经常带回大陆去看,甚至说有的说,带着朋友去看,他们就希望,不管你带任何书籍,都给你个警告,就是你从台湾不能带印刷品,因为我跟他说,我说是带回澳洲,他认为说你在机场里,或者在什么情况下,你可以在中国把这本书送给别人,或者怎么样,也许他会这么想,认为在机场会送给别人,所以他根本不让你带走。

记者:您之前并没有想到中国会控制这么严?

蒋诺:通过这一次之后呢,感觉到控制特别严,不光是我,因为我以前有个同事,他也跟我讲过,他说他在澳洲机场登机,他随便拿着一份叫《大纪元时报》,上飞机看,没有什么事情,随便看一看,但是在中国过海关的时候,非常严厉的批评他,而且叫到单独的一个房间里去批评,所以我就想起我同事说的话,以前我以为没有那么夸张,没有那么严重,通过我这一次我真的能感觉到这个事情真的很严重。

听众朋友,听完了蒋先生的叙述,您有什么想法呢?

好,今天的【时事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我们下次再见。

转载请注明出处:皇冠资讯网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